高效流水池养鱼

致富经2016-12-11 17:17:46

阅读(12256)

为何家里人见他就要吵,甚至气得想把他撕烂?他牵头创业,却闹得五个家庭几乎家家闹离婚。他独特的养鱼方式让他不到两年时间,年销售额就超过千万。看重庆市云阳县的欧施春如何靠独特的养...

为何家里人见他就要吵,甚至气得想把他撕烂?他牵头创业,却闹得五个家庭几乎家家闹离婚。他独特的养鱼方式让他不到两年时间,年销售额就超过千万。看重庆市云阳县的欧施春如何靠独特的养鱼方式赢得财富赢得家。

这里就是欧施春的养鱼基地,记者来的时候,恰巧有经销商来买斑点叉尾鮰鱼,欧施春在逮鱼前,给记者提了一个问题。

欧施春:让你猜一下,我们这么大,大约六十个平方,就是这个池子,你猜猜能养多少鱼?

记者:那我觉得六十个平方应该有几百斤吧。

相差太远了,太远太远了是的。等一会儿可以看一下,到底有多少。

一般来说,常规的鱼塘养斑点叉尾鮰鱼,每亩的产量在两三千斤左右。欧施春的这一个池塘只有不到60平方米大,也就是说还不到0.1亩。又能养多少鱼呢?

五个家庭为何因他闹离婚(2016.12.7)

一个小时后,池塘的水逐渐被放干,露出来的鱼让记者非常吃惊。

记者:这儿太多了。

欧施春:全是鱼啊这个。

欧施春逮鱼,小规模的才会拉网,大规模的就直接放干水,用小篓子捞,或者直接用手抓。

欧施春:我们这个池子特点蛮多。捕捞相当方便,可以随时控制水的高低。需要放多少水就放多少水。要哪条鱼就可以抓到哪条鱼。

记者:脚底下踩的都是鱼。

欧施春:没事儿。踩不坏。

记者:我不会把它踩死吧

欧施春:不会不会。

记者:这鱼怎么拿啊?

欧施春:捉头。捉腮这个地方。

记者:我怎么一条摸不着。

欧施春:像这种两斤左右。

记者:这鱼长的不错啊。这是标准的斑点叉尾鮰鱼是吗?

欧施春:标准的叉尾鮰鱼。这个比普通池子养的鱼瘦,瘦一些。

现在捕捞的这个池塘,养的都是斑点叉尾鮰鱼。那么这一个池塘到底养了多少斤呢?

五个家庭为何因他闹离婚(2016.12.7)

欧施春:苗子的话,就放五千到八千条。就算七千条吧。平均鱼长到两斤,就是一万四千斤。

记者:六十平方能产一万多斤?鱼还没事儿?

欧施春:鱼没事儿。这还算蛮平常的标准。这个斑点叉尾鮰鱼的话,溶氧度要求高一点,产量比四大家鱼要稍稍低一点。如果是四大家鱼我们尝试过,一亩15万斤到18万斤是正常的。如果是中档鱼的话,可以在10万斤到15万斤。

一亩居然能养10万多斤斑点叉尾鮰鱼,如果养四大家鱼每亩的产量更是高达15万斤以上。欧世春是怎么养的呢?

重庆市云阳县青龙街道龙溪村水产养殖户刘训明:养鱼的方式与众不同。他的收入比我大,我肯定羡慕他的。有钱的时候我一定去跟他那样办,找到他学。

五个家庭为何因他闹离婚(2016.12.7)

重庆市云阳县水产技术推广站站长王进国:这个模式,不止是我们县,是重庆渝东都是比较先进的。是第一家,建这种鱼池。

欧施春的养殖方式到底有什么与众不同?他赚钱的秘诀又是什么呢?这个答案还没解开,记者在采访期间就碰到了欧施春的一件不愉快的事。

欧施春姐姐欧施平:没有钱的时候肯定喜欢钱啊。也有点怨恨。就是有点怨恨。

欧施春:进门就是钱钱钱,所以不愿意进这个门了有时候。一回到家里面的时候,你不是楼上吵就是楼下吵。

欧施春姐姐欧施平:我反正把钱投进去了,反正你自己想办法。

欧施春:你找我要。

欧施春姐姐欧施平:是啊,你牵的头,都来找你。我只能找你,我找谁啊,我找不到谁,只能找你。

五个家庭为何因他闹离婚(2016.12.7)

欧施春姐姐欧施平:我不找谁,就是找他。

欧施春的妻子刘玉珍:找他也没有用。你们自己拿过来的。你就别找别人。

欧施春:你找我要。

欧施春姐姐欧施平:反正我找你啊。我找哪个啊,我只能找你啊。

欧施春的妻子刘玉珍:找他也没用啊,你拿出来的。

欧施春姐姐欧施平:我只能找他啊。

欧施春的妻子刘玉珍:你自己拿出来的。

欧施春姐姐欧施平:我不管。

欧施春的姐夫吴玉银是欧施春养鱼的合伙人。跟欧施春一起创业后,姐姐和姐夫把家里的所有钱都投了进去,还欠了外债。姐姐和欧施春楼上楼下住着,一见面就跟他吵。

欧施春:他们怨恨我,不是一年两年。碰见我就要爆发那种情绪,有时候想把我吃了。怨恨得很我家都不敢回。一见她们我都躲,就怕她吵。

而家人曾经对欧施春怨恨到什么程度呢?用欧施春妻子的话说,生气时都恨不得把欧施春撕烂了。

五个家庭为何因他闹离婚(2016.12.7)

欧施春的妻子刘玉珍:什么狠的话我都说过了,我们干脆把婚离了算了,你怎么做我都不管了我说。我说有时候我气的,都想把他撕烂了。

而曾经动过离婚念头的不止欧施春妻子一个人。桌上一起的吃饭的,都是欧施春创业的合伙人。2011年开始,他们五个人一起养鱼。谁成想后来,几乎每个家庭都闹得不可开交,甚至家家都要离婚。

欧施春:他们家里面都搞得不和气,媳妇都吵都闹。没有钱用,怎么的。

欧施春的合伙人曾武:闹过离婚的。

记者:你还闹过离婚呢?

欧施春的合伙人曾武:嗯。难、难。一个难字。

到底是怎样一个难字?到底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居然能让一起创业的这五个人,都几乎到了家家要离婚的地步?欧施春家人对欧施春的怨恨又从何而来呢?

欧施春的家乡是重庆市云阳县,云阳县是三峡库区的腹心地带。欧施春搞过工程、开过服装店。2005年,他发现云阳县当地的鱼很多都是从湖北、湖南等地进来的,本地的鱼供应量还有很大的缺口。欧施春立即放弃了其他事情,开始网箱养殖四大家鱼。那些年,欧施春兜里揣着300多万元,日子过得春风得意。

欧施春:我一直认为我不聪明,但是我敢闯。别人不敢做的,我敢先去尝试。那时候不缺钱用,钱也好找。对我欧施春的话,做什么都顺,好像没有失败过。

2009年,政府为治理长江水资源,取缔了江边的网箱养鱼。欧施春只能重新寻找合适的养鱼地点。有一天,欧施春来到了这里,他一眼看中了这里的一片165亩荒地。在这片地不远处,有一条这样的溪流,是由山上流下来的山泉水汇聚而成。这条溪流顺流而下,直接通到欧施春看中的165亩荒地。这么好的水资源让欧施春很动心。他立即找来四个亲戚朋友,五个人一起合伙包地、建池塘、养鱼。

五个家庭为何因他闹离婚(2016.12.7)

欧施春要建的是全流水养鱼池。他到全国各地,把流水养鱼的场家几乎考察个遍,然后根据各家的优点,自己设计了一个池塘。可这片地原来是一片滩涂,建鱼池的难度太大。原本预计花500万元基础建设费,最后花了1200万元只建了12亩池塘。

欧施春:因为我们搞过建筑,我想是蛮简单的事儿。没想到比房子复杂多了。我内心想的话,不管多少钱,这次投对了。因为我们搞水产养殖,只要水资源好的话,一定能成功。

可投进去的1200万元,已经超出了欧施春和合伙人们的承受能力。2011年,他们又向亲戚朋友借了300万元养鱼。让他们想不到的是,2011年7月,欧施春鱼场的四大家鱼丰产了,但市场上的鱼价却大跌。一下就赔了170万元。但欧施春却一点不着急。

欧施春:我心里面不着急,跟养猪一样,鱼价下跌是人为的,是有原因的。这种时候还是相当少。我亏一百多万还有一百多万,我还可以慢慢地爬,慢慢地起来。

五个家庭为何因他闹离婚(2016.12.7)

兜里有钱做事不慌。欧施春数着借来的三百万元养鱼钱,还剩下100多万元,他用这些钱买了鱼苗和饲料。等着打个翻身仗,却没成想鱼塘又发生了一件非常离奇的事情。

2012年6月的一天中午,欧施春发现鱼池里的鱼出现了翻白的现象,他以为是缺氧就没在意。可一个小时后,鱼塘出现了很恐怖的一幕:池塘里的鱼和鱼苗,全部翻白。所有池塘里的鱼,居然在一个小时内死得一条都不剩!

重庆市云阳县盘龙街道三龙社区党支部书记熊术权:那个量太大了。至少有一尺多厚,飘起来的。没有办法处理了,农户的沼气池已经填满了,那个树下该搞的已经搞满了。

重庆市云阳县盘龙街道三龙社区村民王虎业:那白花花的一片。那时候没有记者,要是有记者,你们来拍一下都可以是不是。

欧施春的合伙人曾武:鱼全部死完了啊,死完了好气人啊。我说人也死了算了。我当时说气话,当时好绝望。

一个小时内,所有池塘的鱼死得精光,这个死法太奇怪了。欧施春赶紧到公安局报案。经过当地公安等部门的调查。这件离奇的事情真相大白了。原来是附近有一个村民为了逮鱼吃,在水源地上游放了大量农药。没想到这些农药顺着溪水流进了欧施春的池塘,把它的鱼都毒死了。

欧施春:那时候想毒的话不要紧,你既然敢毒,你肯定就得赔。要算损失的话,你要赔我两三百万啊。

欧施春一心想着公安局抓到投毒的人,然后自己可以获得相应的赔偿。可谁想公安局的一个电话,让他彻底崩溃了。

欧施春:那时候公安局跟我们说,他没有一分钱,单人一个。没有赔偿能力。那时候就蒙了,再没有钱养殖了。

原来,投毒的人是个穷困潦倒的单身汉,而且早就跑掉了。

欧施春:心就难受。因为那时候基本上是倾家荡产了。借的钱用完了,基本上没有钱还本了。再借借不到了。真的是一分钱没有了。

借来的300多万元全部赔了进去。从建鱼池开始,一起创业的这五个人,每个人都把家里的全部积蓄拿了进来,而且家家欠着一屁股债。能借的三亲六戚都借了个遍,自家住的房子也都做了抵押。真的是再也找不到钱了,其他股东打起了退堂鼓。

欧施春的合伙人吴玉银:想不干了。后悔。我说我拿这两百多万做任何事情,比这轻松得多。

欧施春的合伙人欧阳君:特别崩溃,该外面的账不可能不给。不搞了。搞其他行业。

这倾家荡产的惨劲儿不仅让股东们崩溃了,连家人们也都跟着崩溃了。那一阵,在这沉重的打击下,一起创业的五个人,几乎家家都在闹离婚。

欧施春的妻子刘玉珍:我也怨恨他。我说要是当时不做这个的话,我们的小日子真的好过啊。我们干脆把婚离了算了,欠的账我都不管了。要长(帐)得找你要,别牵涉到我。也别牵涉家里人。

五个家庭为何因他闹离婚(2016.12.7)

欧施春的姐姐欧施平:该借的借了,该用的都用完了。想什么办法啊,没有办法想啊。下半辈子生活怎么整呢。你说哪个不伤心啊。都伤心啊。

当初养鱼是自己牵的头,这样的结果让欧施春心里很不是滋味。

欧施春:我牵头的我要对他们负责。我内疚过。因为我知道他们跟我受罪了这辈子。那时候我心情不好,他们一闹我心情更糟。有时候我活离就离吧。其实都是气话,我说千万别离婚,上有老下有小。我们慢慢地找机会。

可在沉重的压力下,其他四个股东提出转让鱼场。欧施春说了这样的话。

欧施春:这个行业我看准了。云阳的水产还是很有发展潜力的。我最后说这样一句话,你们转让你们那份儿,我这份是始终不会转让的,我要坚持到底我说。

此时,五个家庭都因为跟欧施春养鱼创业而弹尽粮绝了。纵然心里一万个不愿意放弃,可现实是没有钱就没法继续。正当欧施春茫然无助的时候,云阳县农委伸出了援助之手,农委的一位领导个人担保帮欧施春向银行贷了90万元。

重庆市云阳县水产技术推广站站长王进国:很不容易的,在我们山区这个地方,建一个高水平的渔业水产这种基地。我们也不想他半途而废,放弃前期这么大的投资。他们投资真的不容易。

这90万元,又给欧施春燃起了希望。他买了鱼苗和饲料,继续养鱼。

可俗话说“屋漏偏逢连夜雨”。2012年9月,就下了一场特别大的雨,把欧施春鱼塘的堤坝冲垮了。

欧施春:那时候我们一看,还有鱼在,还有多半部分,还可以还本,没有事儿。那时候心情相对好一点,只是想着怎么老天不公平,一而再而三地跑到我们身上。

五个家庭为何因他闹离婚(2016.12.7)

鱼价下跌、鱼全部中毒而死、特大洪水。两年内,欧施春接连遭受了三次沉重的打击。可洪水过后,欧施春庆幸养的鱼基本还在。这给了他很大的安慰。他再一次找人借了100多万元,加固了池塘堤坝。

记者采访的这一天,欧施春的鱼塘围了好多人,他们有的从二十公里外赶来,就为了来参加一个抓鱼活动。

欧施春:抢到的归自己所有。就一条叉尾鮰。哪个如果抓到叉尾鮰的话,奖励100元。现在准备,开始!

欧施春在这个鱼池里放了一百多条他养的各个品种的鱼。抓到的鱼都可以免费带回家。

有为抢鱼摔倒的,还有在池子上面接应的。有被鱼划破手的。

这位游客今天运气的不错。

正当大多数游客纷纷收获战利品的时候,角落里的一个游客抓到了池塘里唯一的一条斑点叉尾鮰鱼,欧施春当场掏出了100元奖励。

记者:被您抓到了?

游客:就抓了这一条这半天。

游客:就是那一条一百块钱。嫉妒啊,有点嫉妒啊。

半个小时后,抓鱼活动结束,很多人都抓了不少鱼。

记者:这个是最大的吗?

选手:这个最大啊。

这样的活动,欧施春并不是第一次举办。目的是让更多的人知道他养的鱼。他的鱼场现在在云阳县很有名,是当地的水产示范企业。而欧施春赚钱的秘密,都在他建的这些鱼池上。

重庆市云阳县水产技术推广站站长王进国:鱼品质好坏主要是水质。鱼的品质我可以这样讲,比常规鱼,土壤养殖的,要好的多。因为在它整个生长过程中,没有肥水没有泥土那种味道。基本上从苗种到成鱼到上市,基本上都是新鲜的水。

欧施春养的鱼,让很多人吃过后,都念念不忘。

食客黄伟:这个鱼感觉跟池塘里的不一样,肉质没有泥腥味,肉质鲜嫩。有句四川话就叫巴适。

欧施春流水池养的鱼品质得到了认可。2013年下半年,欧施春终于翻身了,他养的四大家鱼卖到了云阳县及周边的3个区县,当年的销售额近500万元。而2014年起,欧施春又瞄准了一个赚钱的机会,让他仅用不到两年时间,年销售额就翻到了1000多万元。

欧施春:我们全部养四大家鱼的话,每年最多赚150万。要何年何月能拿回成本,所以我就慢慢想走中档鱼这条路。我算了一下,中档鱼有一半的利润。

2014年起,欧施春逐步养起了黄颡鱼、大口鲶鱼、鲟鱼等中高档鱼种。

记者:这是什么啊?

欧施春:这是杂交鲟。是中华鲟和其他俄罗斯鲟啊杂交的。

欧施春:要水质相当好才能养这个杂交鲟。

记者:这把它摔着了吧?

欧施春:没事儿。

记者:这有点无从下手,这鱼太大了。

欧施春:这不算大,我们原来有二三十斤的。

记者:咱们俩一起弄,这个好长啊。

记者:是说腮上特别干净就是水质好吗?

欧施春:对,如果腮上不干净,淤泥蛮多。

欧施春养的鲟鱼能卖40多元一斤。每斤中档鱼都差不多有十元左右的利润。这让欧施春觉得之前的投入没有白费。

欧施春:流水池养的鱼的话,和那个常规池养的鱼的话,它的区别其实蛮大。消费者蛮多认不出来。但是我们养殖户和经销商他们都一眼能认出来。只要我给你对比一下,你就会认出来。

五个家庭为何因他闹离婚(2016.12.7)

记者:是应该黑的好还是黄的好啊?

欧施春:这个就是我们这个流水池养的。这个跟长期流水有关系。越青水质越好。它皮肤自然变黄。普通池塘一般泥巴池子,它长期生存的话就成了黑色。

记者:这个颜色干净。

欧施春:这个好像蛮脏一样。

到记者采访时的11月,欧施春2016年的销售额已将近1200万元。经过了这几年的起起伏伏,欧施春反倒特别感谢那两年三次重创的经历。

欧施春:这个失败就是我人生中最大的经验。养成了我今天做事儿稳当,比原来沉稳多了。把什么后果风险都考虑进去再做事。

重庆市云阳县农业委员会主任吴将军:云阳处于三峡库区的腹心地带,所以充分利用我们水上的资源,大力发展我们的特色效益农业。像欧施春高效流水养殖,通过这种形式,使我们渔业的供给量得到更进一步的提升。

×

意见反馈

反馈内容(*必填)
联系方式(*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