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源头到餐饮 看乌鱼养殖的产业链

致富经2016-11-14 15:05:19

阅读(8707)

他的财富在泥里,捞出来可不简单。30岁,却有十年创业经历。两次重创,两次重头再来,他用两年时间做赌注。看重庆市的凌刚基如何靠乌鱼产业成为创业明星的。

凌刚基,男,1986年生,重庆市永川区临江镇人。2005年,凌刚基考入成都大学环境艺术设计专业。上大学时凌刚基就开始创业,组装过电脑,卖过数码产品,还开过广告公司,大学期间就赚了近五十万元。然而临近毕业时,一次意外事故让凌刚基不仅赔上了四年赚的钱,还惹上了官司。2009年11月,准备转行的凌刚基盯上了餐饮。而且从重庆流行的酸菜鱼上获得灵感,要专门做乌鱼火锅。2012年6月,凌刚基出资100多万元在重庆的这个地方承包下一片120亩鱼塘,开始养殖乌鱼。凌刚基想养乌鱼不仅能满足自己餐馆的使用,还能卖到市场上赚钱。2013年9月,凌刚基找到周运明等三家乌鱼养殖合作社,提出要一起成立乌鱼养殖联合社,不仅统一销售价格,还统一养殖时间,并给社员提供技术支持,共同扩展销售市场。 自从成立了乌鱼养殖联合社以后,凌刚基他们一起控制了重庆乌鱼市场百分之四十的销量。再加上养的乌鱼品质好,凌刚基他们已经有了价格主导权。今年,每斤乌鱼价格比外地运来的乌鱼高出了8角钱。并已销往了重庆及周边的十四个区县。不到两年时间,凌刚基就从失败的阴影里站了起了。2015年,他们的乌鱼养殖联合社总销售额已达6000多万元。现在,凌刚基还在永川区的八个乡镇都开了乌鱼馆。从源头养殖到餐饮,凌刚基把乌鱼变成了一个产业链。
 

他的财富在泥里,捞出来可不简单。30岁,却有十年创业经历。两次重创,两次重头再来,他用两年时间做赌注。看重庆市的凌刚基如何靠乌鱼产业成为创业明星的。

莽撞小伙黑泥塘里捞金

2016年10月,记者又来到了凌刚基的乌鱼养殖基地。现在,凌刚基在当地可是小有名气,他的创业经历感动了很多人。

养殖户2:看他上了电视,央视《致富经》栏目之后。我们认为他这个人做生意也做的很好,乌鱼养地也很好。

养殖户:他算得上是青出于蓝胜于蓝。毕竟他是大学生啊。文化比我们高。他算眼勤的,有实干精神的。

最近,又是乌鱼销售的旺季。今天要逮的这个鱼塘有五亩大,里面的乌鱼已经长到十五六个月,平均四斤多重了。为了方便逮鱼,凌刚基把这个池塘的水抽干了,直接用手抓。

凌刚基:这里有一条乌鱼王。你看。哎,抱都抱不住。我们这个五亩的池子,用网都拉了四万多斤起来了。今天清塘还有一万多斤。因为少了,鱼塘大了,直接把水抽干了清了塘。花不花脸。

记者:花,没事。

今天要逮的这个池塘,因为只剩下1万多斤乌鱼了,所以采取了抽干水再逮的方式。凌刚基的鱼塘套种了莲藕,我们初次采访他的时候,正是莲藕收获的季节。因此凌刚基也采取了抽干水的方式来逮乌鱼。

凌刚基:在有莲藕的时候,我们不能下塘捉鱼,因为会把藕弄坏。现在我们把藕挖掉了以后才能下塘捉鱼。捉鱼的话,因为这个密度不是太大,我们要把水抽干了来捉。

莽撞小伙黑泥塘里捞金

而当时,我们的记者一下池塘就被陷在了齐腰深的泥里。

记者:啊,这泥已经到我腰了。

凌刚基:动了没?

记者:啊,这条腿出来了。他们怎么走那么快呢。

凌刚基:他们常在泥塘里面走的。

记者:不行,我又陷住了。鞋被陷在里头了。

凌刚基:一二,走起,一二,走起 。好,出来了。

其实凌刚基开始养乌鱼的时候,也跟记者一样,在池塘里走路都困难,更别说抓鱼了。

凌刚基:一开始也不会抓,一抓鱼就跑。一抓鱼就跑。但是后来抓多了就掌握那个技巧了。慢慢地,一个手就可以抓,一个手就可以抓,一次就能抓一条。这是一个熟能生巧的过程。

莽撞小伙黑泥塘里捞金

记者:我现在根本就不是走,现在是跪着。

凌刚基:慢一点慢一点。

记者:跪着受力面积大一些。不行,我要趴下了。这边好深。

凌刚基:你先站起来。

记者:站不起来了。

凌刚基:起来么?

记者:站起来了。

记者:挖鱼真的好辛苦啊。

凌刚基:你看我们师傅满脸都是泥。

记者:你现在也是满脸都是泥。

凌刚基:我也是泥吗?劳动人民的本色嘛。

凌刚基把这些乌鱼捞上来以后,迅速洗干净装上了车。然后火速地拉着这些鱼奔向下一个目的地。

凌刚基:你们俩的红汤啊,巴适人哦。舀大点啊。

凌刚基给客人端上来的是他自己研制的红汤乌鱼火锅。而锅里面的乌鱼就是他当天上午刚从鱼塘里捞出来的。凌刚基不仅是重庆市乌鱼养殖的能手,还在重庆市开了11家餐馆。

共青团重庆市永川区委书记 刘佳:凌刚基是一个非常有闯劲有悟性的一个创业青年,这个年轻人比一般同龄的年轻人更能吃苦更有一种拼搏的精神和对创业梦想的执着追求。

可在采访时,凌刚基对自己过去的经历流露出了后悔之意。

凌刚基:我觉得莽撞,太不稳定,这个人太不踏实了,其实旁人,我估计大家也都这么看我。当时只是自己不知道而已。如果有现在的沉稳的话,我可能会少走很多弯路。

莽撞小伙黑泥塘里捞金

那么,凌刚基为什么说自己过去太莽撞了?他有又是怎么成为当地致富明星的呢?

凌刚基现年三十岁,就已经有了十年的创业经历。用朋友的话说,创业就是他最大的爱好。

同学 黄波:这个人就是没什么兴趣和爱好,最大的爱好就是挣钱。他的业余时间很少,很多的时候都是在忙着打理他的生意,事情,创他的业。

黄波是凌刚基的大学同学,在他眼里,凌刚基从上大学起就跟其他同学不一样。2005年,凌刚基考入成都大学艺术设计专业。一入学就组装电脑,还开过一个广告工作室。是学校里第一个用自己赚的钱买小轿车上学的人。大三时,凌刚基借了20万元开了一家广告制作公司。到2009年,即将大学毕业的凌刚基就已经赚了50多万元,信心满满的他正谋划着毕业后开一个更大的广告公司。可谁想,2009年5月的一天,凌刚基的一个工人在安装广告字的过程中不小心摔了下来,成了残疾人。因此,凌刚基大学四年赚的50多万元都赔了进去,还欠下了20多万元外债。

莽撞小伙黑泥塘里捞金

凌刚基:哎,当时心不好用言语表达,叫一个焦虑。我不能在广告行业待不下去了,待不下去了,看着每天安装什么危险,自己也害怕,心里留下了阴影,我就干脆换行重新做一样事情。

2009年11月,准备转行的凌刚基盯上了餐饮。而且从重庆流行的酸菜鱼上获得灵感,要专门做乌鱼火锅。

凌刚基:永川当时的乌鱼已经很流行了。重庆人喜欢吃火锅,就盯着一个面去做,我方便做好啊。

凌刚基向亲戚朋友借了20多万元,开了一家乌鱼馆。而为了能做出自己的特色,凌刚基动了很多脑筋,经过反复练习,终于切出了乌鱼花。

凌刚基:慢慢地,不要把它切断了。我们是第一刀不会把它切断,然后第二刀,我们是一二三,第三刀才把它切断。让它形成一个十字形的。

记者:先横着切,然后竖着切。

凌刚基:对。慢慢的,而且要细。

记者:这个是你自己研究出来的吗?

凌刚基:应该说是看着那个菌花,别人切的挺好的。回去琢磨。

乌鱼花入锅后就翻了起来,即好看又容易入味。而在当地的其他餐馆,乌鱼通常被切成块状或者片状。

永川区餐饮商会常务副会长 张海龙:正常的都是以片,乌鱼片为主。鱼花呢在调味入味这块,比鱼片更好一些。重庆人吃火锅,他喜欢麻辣。所以说凌刚基他们开的这个乌鱼馆呢。红汤乌鱼呢也是很受大家的喜爱。

凌刚基把乌鱼切成花,这看似很小的创新,却受到很多顾客的欢迎。餐馆生意越爱越火爆,可2012年初,凌刚基却犯愁了。来吃乌鱼的人越来越多,送鱼的经销商常常跟他这样说。

莽撞小伙黑泥塘里捞金

凌刚基:我说今天送点鱼来吧,他说今天只能送两百斤啊。没有鱼,你看着点用吧。过几天才能到货。你省着点卖。你说开店的,客人要吃,我还得省着一点卖,这怎么可能嘛。

当时,乌鱼由于供求不平衡而发生了价格飙升和断货的情况。凌刚基到其他养殖户那去考察情况,又查了一下资料,他萌发了一个念头并为此激动了好久。

凌刚基:看着别人养鱼,把鱼苗放下去,然后每天给它不停喂食。一天三餐,然后鱼苗消毒。我觉得养乌鱼挺简单的。后来我说乌鱼那么紧俏,市场供求关系那么不平衡,我就想自己回家养乌鱼去。

莽撞小伙黑泥塘里捞金

记者:这鱼离水还能活吗?

我们做实验72小时没问题的。搁到潮湿湿润的地方。它可以用皮肤呼吸,保持湿润就能活。

记者:左扭一下,右扭一下。

凌刚基:钻草丛里,跑了。

乌鱼,俗称黑鱼。生活适应能力强又肉质细嫩。在重庆,乌鱼的消费量一直很大。2012年6月,凌刚基出资100多万元在重庆的这个地方承包下一片120亩鱼塘,开始养殖乌鱼。

凌刚基:我一想,我一百多亩地是吧,一亩地能收一万斤或者两万斤。那我一百多亩地是不是几百多万斤鱼啊。这个数字不可细算啊。能赚大发了,如果一斤鱼我能赚一块钱,或者能赚5毛钱,这都不得了啊。

凌刚基想养乌鱼不仅能满足自己餐馆的使用,还能卖到市场上赚钱。说干就干。凌刚基6月挖好了池塘,7月就买了10万块钱的鱼苗投放了进去。可到了9月,池塘就成了他的噩梦。

2012年9月1日,重庆爆发了大洪水,凌刚基的鱼塘被淹了。为了不让上游飘过来的杂草堵住排洪口,凌刚基一个人在池塘里站了整整一夜。

凌刚基:水会上涨很快。就会堵住排洪口,所以必须人在那守着,一旦堵住就把它捞了。那个才叫痛苦啊。上面下着雨,打着雷,闪电。然后自己还在水里面泡着,以前老怕那个闪电的,结果在那个时候什么都不怕了。就想着那个鱼别跑掉。

后半夜,天气越来越凉,凌刚基在水里瑟瑟发抖,最后只能蜷缩在水里。

凌刚基:我觉得会发生在别人身上,都是看到的,不会亲自在自己身上出现。一做这事儿,就遇到这么大的天灾啊。

第二天早上,雨停了。凌刚基从泡了一夜的池塘里爬出来,幸好守的这个塘的乌鱼都安然无恙,这给了凌刚基一丝安慰。于是他到养鱼的邻居家询问情况。谁成想,邻居跟他说了这样的话。

凌刚基:我说你们家鱼塘跑鱼没有,我还挺高兴的,我说我还没事儿。然后他说,哎,你们家鱼苗跑了。当时我那神经一下就紧绷了。

三教镇利民村村民 陈传碧:打鱼的人太多了。有些打二十斤,打二三十斤的也有。我们那马路上,从我们那条街,起码摩托是停满了的。

凌刚基跑到自己鱼塘旁边的排水沟一看,很多附近的村民正在捞乌鱼。原来,凌刚基守了一夜的池塘好好的,而厂里工人照看的其他3个池塘里三个月大的乌鱼苗全都跑了出来。周边只有凌刚基一家养乌鱼,人们在排水沟里捞的分明是凌刚基池塘里跑的乌鱼苗。在水里呆了一夜的凌刚基看到这个场景,整个人都崩溃了。

莽撞小伙黑泥塘里捞金

三教镇利民村村民 曾宪会:我看见他坐在那,天啊,我的鱼跑了,怎么做。男人都是流血不流泪,他都流泪了你说心疼不心疼啊。

凌刚基擦干眼泪,然后揣着钱,去找那些捞鱼的人,以高价把自己刚养了三个多月的乌鱼苗买了回来。一场洪水,总共让凌刚基赔了60多万元。创业以来的第二个跟头,凌刚基摔得有点狠。

莽撞小伙黑泥塘里捞金

凌刚基:做广告已经摔过一次了,这是第二次了。让我真正地明白了,做事不能莽撞。虽然有一颗好斗地心,有一颗创业的心,但也得有一定把握才开始做吧。因为从一个最低谷,慢慢慢慢爬起来是非常痛苦地。

家人也第一次给凌刚基打起了退堂鼓。而凌刚基说再给他两年时间,如果不行就再也不养乌鱼了。

妻子 何微:反正也才开始嘛,要不然就不做嘛。那个鱼嘛,跑了就跑了,我们就别养了。我们做餐饮,多开几家店。

凌刚基:我们再做两年看一下,如果不行我们放弃,如果行我们继续。自己给自己赌了一把。退一步我再干两年,我什么都没有。我浪费了两年青春而已,如果我博回来了,我赚的就更多。

凌刚基:前面来两个人拉,中间两个人拖着。

这天,凌刚基正带工人们在一个合作社社员的池塘里拉网收乌鱼。收上来的乌鱼都要销往重庆市江津区。现今,凌刚基的乌鱼不仅养得好,而且卖得好。

在这鱼塘里还有一个跟凌刚基一起拉鱼的人,他叫周运明,在铜梁区养乌鱼。这一天,周运明来跟凌刚基拉鱼,一起销往重庆市江津区。而原来,在凌刚基心里,周运明是个很特别的人。

凌刚基:因为他做得比我好,肯定是羡慕嫉妒恨的感觉。为什么他能做得比我好 ,他不出问题,我就出问题了,运气吗?不会吧。

2013年的时候,周运明的乌鱼养殖规模比凌刚基大。两个人都要卖乌鱼,凌刚基主要在永川区销售,而周运明也要卖往永川区,这样就出现了相互压价的恶性竞争,常常让收鱼的经销商占了便宜。

重庆市铜梁区乌鱼养殖专业合作社理事长 周运明:就是互相杀价啊,你也卖我也卖。来收鱼的人,为了他的利益,肯定要鱼塘来的时候就把价格压得非常低。

2013年9月,凌刚基找到周运明,提出的建议不仅让两人握手言和,还一起把乌鱼卖出了好价钱。

在这之前,重庆的乌鱼主要由广东等地进货,本地乌鱼的养殖零散,而且销售量不占优势。2013年9月,凌刚基找到周运明等三家乌鱼养殖合作社,提出要一起成立乌鱼养殖联合社,不仅统一销售价格,还统一养殖时间,并给社员提供技术支持,共同扩展销售市场。

周运明:我们联合社联合起来的话,相对来说,这条鱼360天供应商户,货源能够保证。相对来说,利益就是我们自己的了。就把风险也控制在我们自己的手上了。

自从成立了乌鱼养殖联合社以后,凌刚基他们一起控制了重庆乌鱼市场百分之四十的销量。再加上养的乌鱼品质好,凌刚基他们已经有了价格主导权。今年,每斤乌鱼价格比外地运来的乌鱼高出了8角钱。并已销往了重庆及周边的十四个区县。

凌刚基:抱团发展。力量更大,抗性更强。能够形成一个产业,良性的循环。我们的竞争对手不是我们重庆内部了,可能我们的竞争对手是他们外面进口过来的鱼。从事经营过程中,不要学着跟同行业成为敌人,一定要把你的敌人想尽一切办法变成朋友。

记者再次采访时,凌刚基和周运明的乌鱼养殖联合社,已经有了一个销售集散地,所有乌鱼都在这里统一销售。而且两人要联手打造重庆本地的乌鱼品牌。

凌刚基:我们在一起打造重庆乌鱼品牌的过程当中,我是把我自己以前的渠道全部让出来,一起拿到联合社里面销售。我今年又新开发了20户左右的养殖户。我们对外销售的时候,不怕缺鱼。

莽撞小伙黑泥塘里捞金

不到两年时间,凌刚基就从失败的阴影里站了起了。2015年,他们的乌鱼养殖联合社总销售额已达6000多万元。现在,凌刚基还在重庆开了11家乌鱼餐馆。从源头养殖到餐饮,凌刚基把乌鱼变成了一个产业链。

标签 : 鱼塘 合作社
×

意见反馈

反馈内容(*必填)
联系方式(*必填)